In the name of love 番外之二 - All that glitters(R18)

In the name of love 番外之二 - All that glitters(R18)

*abo,庫洛a跟黎恩o,庫洛接戰術科教官的位置。帶一點蘭羅。詳見本篇 In the Name of Love
*這篇是crrn並含有懷孕相關的梗,很雷請快逃
*做得非常亂七八糟濕淋淋軟綿綿哭唧唧的車,說不定也很雷請快逃
*久未寫文跟他們,奇妙的文風突變跟ooc,還有奇妙的低智商跟沒邏輯請快逃
*一言以蔽之,快逃啊不負責任

***

「是說,黎恩。你考慮過生孩子嗎?」

黎恩好不容易才接住了失手被自己扔出去的文件夾。似乎還有些驚魂未定,神經質般的拍拍抱在懷裡的文件夾,這才若無其事的轉頭去看問出這話的同事。

血色的髮絲隨意的紮成鬆散的馬尾,撐著下巴看來很閒的人在位置上坐得歪斜,全程目睹了平日規矩嚴謹的教官驚慌失措的摔了東西還差點拿不住,面上卻絲毫不顯,強作無事的狼狽又好笑,甚至還有點手足無措的可憐樣子,蘭迪很不厚道的笑出聲。一點都沒有自己是罪魁禍首的愧疚。說出的話也同樣一點歉意都沒有,「啊,抱歉,沒想到會嚇到你。」

黎恩搖搖頭,走回自己位置坐下,但蘭迪還是看出了他的腳步虛浮,明顯還沒回神。用力的按了按放到桌上的文件,黎恩定了定神。的確後來是有向親近的朋友透露自己是omega的事,蘭迪的部分則是一點意外——作為鼻子靈敏的alpha,他輕易就聞出自己被alpha標記了的事實,甚至還從中聞出一點混雜自己的氣味,難以搪塞之下只好坦白其實是omega的事實。於是在那之後,或許是難得認識不需顧慮的已標記的omega,蘭迪偶爾會拿些ao間的事來詢問意見。多半也是為了他的伴侶吧。「……還沒考慮到這個。」

聽黎恩總算答出了一開始的問題,蘭迪又輕飄飄拋出新的疑問。「你家那位就沒表示過什麼嗎?」

這次黎恩很聰明的沒讓自己手上拿著任何東西。但依舊難掩不自然的握拳放在口邊輕咳了下,「……蘭迪才是,就沒向你家那位表示過什麼嗎?」

「這個嘛,像大哥哥我這種好男人當然是尊重另一半的選擇跟意願啊。」說著還得意的眨了眨眼。

通常這位前獵兵,如今也快要成為前教官的同事,開始自吹自擂的時候,就代表有什麼說不出口的隱情。而且多半還是他自己難堪丟臉的隱情。黎恩已取回平日的鎮定,面上雖帶笑但說出來的話一點也沒有讓蘭迪感受到相同的溫度。「那就是還沒能說出口呢。」

猛然噎住的蘭迪沒了一開始的游刃有餘,跟黎恩站到了同樣的水平線上。不如說,被黑髮教官的報復反擊得一針見血的他或許還反轉為劣勢。真是太不可愛了。蘭迪嘀嘀咕咕的卻還是只把話含在嘴裡。

秉性老好人的黎恩也並未追擊,看似很體貼的話鋒一轉。「說來距蘭迪要回克洛斯貝爾的時候也不久了。」

「是啊,總算可以離開這個黑心職場了。」獵兵的閱歷讓蘭迪當然的知道自己還是進了對方的圈套,被迫扯開了話題。這個還如同少年的灰之騎士早就經過歷練,有著外貌看不出來的一定手腕。於是也只是推就的順著話頭下去,卻在心中嘆氣。不知道是嘆自己太過鬆懈,或是嘆終究沒有永遠的少年。「接任的就是那傢伙吧?」說著又忍不住笑起來,「你們兩個在同一個職場也不知道是什麼事。」

瞥了一眼完全沒學到教訓的人,黎恩在心中思索著那位棕髮的搜查官究竟是如何忍受的。面無表情的還是出言刺了一下,「那就看蘭迪以往是什麼樣的事了。」

蘭迪又噎了一下。不就是一開始有點不懷好意嗎,怎麼記仇成這樣。此次便毫無掩飾的直接翻了白眼,「黎恩啊,來自大哥哥誠心的忠告,這麼不可愛很吃虧的。」

擅於自省的黎恩很快反省過一遍,發現自己考慮的那位對象似乎對這種「不可愛」還挺樂在其中的,猛然就打住了思緒。不知道是為了並沒有吃虧,或是再深想下去很可怕而停止。「……時間差不多了,蘭迪也先走吧?今天的值日是我。」

「好吧,那就交給認真的好孩子了,年紀大的人禁不住折騰先走啦。」蘭迪起身回頭送了個眨眼。

黎恩檢查完最後一個開關也確實關閉,退出校舍,結束將門也鎖上這最後一個工作時,才恍然想起一段時間前,跟那位現在已不在利布斯,應當於克洛斯貝爾的前教官,所談論到最後卻不了了之的話題。他下意識地虛摸了摸愈加敏感的後頸,那裡留下的咬痕看得出極有分寸,收口一點也不猙獰,甚至體貼的能藏在髮尾之下。黎恩不禁有些澀然。

在那樣情難自己被本能驅使的情況下,還能如此克制甚至冷靜至此,並且一點點都不是為了他本人。不如說,從很久以前開始,自己就備受對方各種留心跟無言的體貼了。

走回宿舍,在扶著樓梯拾級而上的時候,卻聽到熟悉的聲音而鬼使神差的停下腳步,甚至隱蔽了自己的氣息。

「安布斯特,聽說你標記了舒華澤?」

「哦對,米海爾教官你是beta嘛。」輕浮的聲音並未因為自己的新身份或是在別的教官面前而有所收斂,口吻隨意。「是啊,結果上來說是這樣。」

彷彿都能見到米海爾皺緊了眉間,「…我以為alpha會在意後代的。」

庫洛低低的笑聲像是忍俊不住,穿過樓梯的迴旋傳來。「米海爾教官,也不用這麼拐彎抹角的。」拍肩的聲音響起,夾雜著語氣輕鬆從容。「也沒人說beta或alpha就不能生不是嗎?況且這種事並不是我一個人說了算的,收收你的擔心,還沒那麼快請產假。」

重重的咳嗽聲不知是因為對方話裡的信口胡說或是昭示被戰術科教官一語中的,沒有再接話,只留下米海爾急促離去的腳步聲。

黎恩略停了停,還是等到了另一個腳步漸遠,才抿著唇抬腿上樓。

但那一點點,只有一口般大小壓在舌下的酸澀,卻揮之不去。

在自己不知道及看不見的地方,到底有多少對方從來不會說出口跟表現出來的體貼。自過去自己也一度被本能支配,幾乎說得上逼問的渴求懷孕,或是庫洛曾經開玩笑的討要謝禮希望自己為他生育,到現在。從未提過這方面的事,也從未要求過自己什麼,如同忘記了有孕育的可能一般不說不問。

他突然想起了遠在克洛斯貝爾的那兩人。黎恩咽了口,似乎希望如此能把嘴裡的澀意吞下去。與一度分隔兩地甚至如今情勢還有些動盪不安的他們不同,帝國的事早已告一段落,現下正是安穩平和的悠長時光,兩人自那之後也並未有過分別。

黎恩微笑著目送剛剛幫忙著找到丟失玩具,蹦蹦跳跳跑走的鎮上孩子,捫心自問。

是啊,那為什麼不。

庫洛露出玩味的笑容,似乎自他拿下C的面具之後就很少再見到。「還以為你一輩子都不會提。」

黎恩像是被那樣的目光跟語氣直視得尷尬,撇開了視線。「我……」

「不過當然的吧,畢竟當了20年的beta。」從前的學長很體貼的放了梯子給後輩下。

正要鬆口氣繼續闡述自己的想法,卻聽到幽幽的下文。

「雖然好像把每次發情期到最後不依不撓的央求都忘得乾乾淨淨。」…臺階都還沒擺穩,壞學長就毫不留情的抽走。

原先順著階梯要往下卻冷不防踩了空的黎恩一口氣嗆住,驚天動地的咳起來。「咳咳咳咳咳!」緩了緩才又開口。「…庫洛真的太壞心了……」

被指責的人則少有的大笑起來,湊上前揉揉學弟的黑髮,順手攬近了在毛茸茸的頭頂留下一吻。「親愛的後輩還是這麼沒有防備,會被壞學長騙光光的喔?」

「那倒是已經晚了。」黎恩扁眼指責,眼中卻只有笑意。

於是腹稿的那些三千字小論文全部能丟掉燒了。但其實一直都是如此順理成章,一直都是如此互相明白跟體諒。

從標記後黎恩後頸腺體的部位就敏感得驚人,因此庫洛之後也很少碰觸。但挨不住撒嬌的後輩軟綿綿的央求,儘管多半他的意識並不清醒。

庫洛輕輕吮了一口咬痕附近薄薄的皮膚,懷中的人便劇烈的發顫,像是被抽去脊椎一般無力而順從,如同不諳世事,坦露出最柔軟的腹部的小獸任人宰割,卻垂著頭彷彿被欺負得委屈,叼著指節瑟縮著脆弱的低泣。

被發情期燒的迷迷糊糊的神智不剩多少清醒,黎恩又垂了垂頭,露出更多的頸項,同時也讓甜膩的信息素釋出更多更濃,試圖引誘身後的alpha再多碰觸敏感並渴求得發燙的腺體。即使被本能牽著走,還是隱約的意識到向來庫洛不太碰那處的原因。

誠然,觸摸敏感的地方直接而刺激,卻少了那麼些溫存跟纏綿,更像是只為達成目的的公事公辦。發掘或者試探,愛撫或者廝磨,雖然更費心力,卻還是選擇了給予更有溫度也更層層疊疊,綿密而細緻的快感。

這樣的認知讓黎恩愈發動情,淺淺抽泣,卻壓抑不住本能的渴望,在誘使alpha去舔腺體,最好能發狠咬一咬的同時,為數不多的理智卻拉扯著不願意只餘原始欲望。喉頭滾出可憐的嗚咽,卻忘了相對於omega,作為本能去支配跟佔有的alpha是沒有憐愛的心情的。

看著掙扎著迷茫著仍按捺不住對快感和自己的追求,而不知是無助或空虛得啜泣的omega,庫洛即便再怎麼冷靜也難以抑制被挑動起來的,深深刻在血緣裡的衝動。喉結上下滾動了下,最終還是偏了偏,一口咬住了黎恩的喉嚨,如同捕獵般制住致命處,撕咬著占為己有。

「——啊……!」黎恩被迫的抬起脖子,受到制伏以及幾乎是粗暴富含危險性的強大威脅,卻因為是標記自己的對象而令omega本能裡的渴望臣服及被狠狠對待得到滿足,他無法克制的哆嗦著,半闔著眼目光迷離,呻吟因為咽喉被扼住而嘶啞不成調,卻更加誘人,如同帶著柔嫩爪子的幼崽試圖露出兇色,卻不自知只有掩不住的奶聲奶氣。

庫洛放開了口中的嫩肉,牙齒卻仍抵在黎恩的喉結之上,就著這樣的曖昧伸舌去舔弄剛剛留下咬痕的位置。在疼痛及暴力之後的安撫憐惜更加深了一方掌控跟一方得到保護的關係,從後方環住自剛才就未曾停下顫慄的自己的omega,庫洛清楚地感受到兩人接觸之處黎恩股間的潮濕,掌心順著腰線確認般撫至肌理分明的腹部,如預料的摸到了一手黏膩。

意識短暫的離去,再回籠時便是鋪天蓋地的酥軟自腰間小腹湧上,甚至沒注意到被扶抱著的腹部沾著黏稠的液體。喉頭處含著海水味道的濕熱鼻息有些不穩的撲在自己發熱的肌膚上,黎恩喘息急促,都有些過呼吸的樣子,像是承受不住一般又歛了歛眼,微一痙攣,此次後方的淋漓連他自己都清楚感受。

進入的時候庫洛不得不發力緊緊按住黎恩,甚至用力的留下道道指痕,才能抑止對方因過於激烈弓起身子而摔翻過去。粗魯的掐住手中突起的髖骨,只覆著薄薄皮膚磕著骨頭幾乎令人生疼,但這種完全控制在手裡的掌握感讓庫洛本能的興奮,低喘著又強硬的撞得更深。

猛然襲捲的洶湧快感令黎恩眼前模糊,繃緊了身體都無法排解過多如同將他溺斃的酥麻,像是從尾椎甚至體內竄起電流,舒服到發疼。他又仰了仰身子,露出背部線條流暢的蝶骨和微微的腰窩,彎曲的頸項幾乎無力的向後,靠躺在庫洛的肩上,如同要融化在對方的懷裡,軟軟的發著抖抽泣,可是嘶啞的低吟卻突兀的中止在喉頭深處滾溢,是咬了又咬自己的指節,無法招架似的試圖發洩或抑制自己的本能跟過度高昂的感受。

庫洛呼息粗重,一手放開握在腰際的力氣,順著脇下臂膀的曲線,摸索著輕柔的捏住黎恩佈滿凌亂齒印的手,執到唇邊細密憐愛的吻著,下身卻絲毫沒有同樣的溫柔,而是在軟膩纏咬之中兇狠不容置疑的擠入,帶著如同要把最裡處都拓印成自己的形狀般的力度及強勢。

目光渙散的黎恩起先還努力著保持意識,卻絲毫抵擋不過渴望而空虛的本能,原來在嘴邊的手被庫洛強行拿開之後便再難以壓抑聲音,終究還是忍不住又喘又哭著不知道是央求還是求饒,而身下也早就濕得狼狽不堪,洇了一片。已經分不出是自己的聲音還是水聲哪方更加掩蓋過去,腦袋被連綿的快感填滿,無法再思考。連他自己都沒有發現,生殖腔已然自行微微開口。

通常生殖腔口是靠撞擊刺激張開,但也有很少的機會是omega本身舒服到自己打開,無聲催促著alpha射進去滿足本能。深埋在黎恩體內的庫洛當然第一時間感受到,他咬咬牙,忍了忍還是禁不住天賦粗暴的基因以及讓自己的omega滿足的愉悅,一口咬住黎恩的側頸,一面頗有些狠戾的闖進最敏感脆弱的部位。

「……嗚——等……庫、啊!」黎恩睜大了雙眼,紫色的眸子朦朧無法聚焦,張著嘴像是要大喊,卻因快感過於猛烈而發不出聲音,只是徒勞的微微伸著舌,從嘴角溢出唾液。他緊緊抓住自己腰間的手,摳得用力甚至留下紅痕,像是想搖頭拒絕或表示承受不住,最後卻也不過又繃了身體痙攣起來。

擁著泫然一副被欺負得委屈又可憐,然而實質是酥爽得不知所措只能哽咽著打嗝,軟軟窩在自己懷裡的黎恩,庫洛像是替伴侶舔舐傷口的狼,低頭吻了吻方才自己克制不住咬出的痕跡,一面也是在緩和情緒過激的omega,試圖讓他喘過氣來。但也只是略停了停,被又熱又軟的細密吸吮著卻不能動作太過強人所難,庫洛慢慢的攪弄著,抵到最底在黎恩瑟縮著挺著腰想躲時,一手去摸對方腹部肌肉線條下隱約隆起的形狀。

進到了太深,被只隔著沒什麼體脂的肌理撫摸的感覺像是被愛撫內臟,又像是恍惚要頂到肚子的飽脹,奇妙但是確實又兇猛的快感如同自骨縫都透出酥麻,體內深處酸軟不堪。黎恩倒是真的有些害怕這樣過度彷彿要控制不了自己的感受,想移動著躲開卻發覺早就舒服得腿軟,只能被動繼續承受。他嗚咽了幾聲,幾乎下意識軟軟的抱怨。「…太兇了……」

庫洛呼吸一滯,旋即挑眉,神色可說少有的強勢霸道。「兇?都還沒射滿你一肚子就說兇?嗯?」

自己招惹的,哭著也要被兇完。

*

黎恩跟庫洛面面相覷。

不如說,只有黎恩沒回過神來。就在剛剛兩人一起湊在廚房打算弄點下午茶來吃,庫洛突然往他嘴裡塞了一塊炸洋蔥圈,黎恩也很普通的咬了幾口要吞下去時,冷不防一陣噁心乾嘔了下。

於是有了現在靜默的一幕。

黎恩緩了過來,絳紫色的眼睛睜的圓圓的,很有相識之初的樣子看向庫洛。「…這是真的有了?」

庫洛只是噗哧一聲笑出來,輕輕拍了黑髮教官的額頭。「剛懷就傻了?發情期時射進生殖腔不是百分百會中的嗎?」

聞言的準爸爸只是低頭摸摸還平坦的肚子,頗有還沒有實感的恍惚神情。

但很快,實感就用非常現實骨感的方式刷了一波存在感。

黎恩的孕吐反應並不嚴重,但相對的,他的小腿腫脹得很厲害,也相當嗜睡。然而這些都不是最嚴重的問題,最讓身邊的人擔憂的是他本來的自傷自輕更加激化,原先總是很好的掩飾過去跟故作無事的黎恩變得情緒化又彆扭,雖然他本身也努力克制著不帶給其他人麻煩,但壓抑並不能永遠下去。

好不容易把黎恩哄睡的庫洛嘆氣,一面怕吵醒伴侶極其輕柔的按摩著他的小腿。其實最難受的從來不是身邊包容黎恩脾氣的人,或者距離黎恩最近的自己,而是他本人。本來就是非常小心翼翼怕給別人添麻煩,寧可傷害自己的性格,但現在不光要全心抑制那樣莫名湧上的感性,同時又自責愧疚,更加引發原先因有孕而不穩的情緒,如此惡性循環。

看了一眼皺著眉頭微微出汗的黎恩,庫洛又嘆了口氣。…連睡著也不安穩。如果不是太清楚黎恩不可能答應,他好幾次都想提出算了。本來就不是非生不可,當時兩人間更多的只是對這段感情的說清跟交付,以及放下所有矯情,並不是都真的如何迫切想要孩子。況且……黎恩肯定會是個好家長——但自己可就不同了。

幸虧過了懷孕初期這些反應都消停了。無論是黎恩還是庫洛都鬆了口氣。

不過接著又是新的問題。

庫洛盯著扶著已顯懷的肚子坐到自己身上的黎恩,很有被強搶民女的新穎體驗。

好說歹說勸黎恩休息,半哄半騙的想幫他打出來就好,明顯沒跟上惡補的孕期知識的庫洛就在只是略刮了幾下對方分身根部,就猝不及防被射在了胸口時,有些微怔。

看著庫洛少見的有點沒轉過來的樣子,並且也沒得到滿足,本能叫囂著空虛的黎恩惱羞之下亦顧不了面子,臭著臉褪下褲頭,倉促得只卡在大腿就拿臀部去蹭對方還蟄伏著的胯間。伸手剝開庫洛的內褲摸上勃起的硬挺時,卻突然被握住了手腕。黎恩抬頭,對上了那雙再熟悉不過的絨紅色眸子。

海水的味道變濃了。黎恩愣愣的想。

庫洛牽起黎恩的手放到唇邊吻了一下,這麼想。是雪天清冷,但獨對自己甜膩的味道。

一切彷如從前,未曾改變。

***

學長你臉疼嗎?(米海爾:

補充個設定,omega懷孕後期後面的欲望會變旺盛,但前面則相反,很不耐操。

最後還是對懷孕下手了……身敗名裂……不要掛我也不要黑單我……
原本只想意思意思寫個3000字左右,不知道為什麼就變快6000了呢……為什麼呢……

番外蘭羅side R for Ruchlos while L for Love.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sidetitle自我介紹sidetitle

Yuki

Author:Yuki
慢慢搬運中。
The cipher C 緩慢更新中......
題箱

sidetitle噗浪sidetitle
sidetitle最新文章sidetitle
sidetitle最新留言sidetitle
sidetitle類別sidetitle
鴉 (2)
FGO (0)
sidetitle搜尋欄sidetitle
sidetitle連結sidetitle
sidetitle加為部落格好友sidetitle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

sidetitleQR 編碼sidetitle
QR